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章中心
秋探芦花溪

发布时间:2016-11-09 作者:中惠旅沩山温泉度假山庄 浏览量:491 次

分享到: 更多

秋探芦花溪

文/图 尘埃


一定要有一阵风,才能把连日的乌云吹散,把四方八面的你我吹到一起来。


一定要有一场雨,才能把秋天的大地浇透,让沟渠边的地木耳密密麻麻长出来。


一定要有一座山,才能把诗和远方立起来,让所有向往者奋力攀爬。


一定要有一条溪,才能洗涤内心的凡尘俗念,让每一个到访者找到灵魂的皈依。



深秋的沩山,沩山深处的芦花溪,芦花溪的芦花瀑,还有我和你,遇见,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。


峡谷是初醒的,懵懂可爱,寂然无声。山风牵动着流云,山岚眷顾着溪涧,鸟雀依恋着枝桠,你指引着我,我们一步一躬,在深山古道中问道、修行。



禅在满目苍翠中。


地木耳铺满的山道,像一张厚厚的墨绿色地毯,糯软湿滑。哦,请小心踩。要不然,脚下一滑,便会滚到沟渠溪涧。我们一步三摇,滑稽的模样逗得山道两旁那些奇形怪状的岩石捂着大嘴儿窃窃地笑。



笑得最诡异最开心的,当属那座咧嘴歪鼻的狮子岩。它高高矗立在山道右侧的沟渠边,用上帝的角度俯瞰着峡谷里的芸芸众生,也包括我们。当我小心翼翼走到它身旁,抬眼仰望时,一个趔趄差点栽倒,它低头一看可乐了,扯开嘴巴一笑,立马,两嘴角都挂到了耳朵上。



最喜那一溪小野花,紫的白的碎碎的,开得密密匝匝挤挤挨挨。这些,还只是铺垫,野菊花才是主场。黄到极致的小菊朵多像故意堆砌的形容词,一层一层重叠,在秋风中尽情摇曳。走近,一股清香的草药味和着大山特有的体味,直接透入肺腑并随着血液在人体里走一圈。



峡谷中,空气是甘甜的,被溪水洗过的鸟音是清脆糯甜的,和我一起并肩行走的你们,笑容也是蜜甜蜜甜的。古老的小石桥,蜿蜒的石板路,欢声笑语在踢踢踏踏中一路撒播,一路传递。



那一溪涧水呢?清澈的,潺潺的,不惹世俗尘埃,缓缓流过我们身边,一波过去一波来,不疾不徐,不争不怠。沿涧水而下,有轰鸣之声入耳,难道是芦花瀑?我们拔开草丛,越过荆棘,淌过泥泞的山道找到声音的来源。只见一股水流自山顶倾泄而下,如绵绵绢布滔滔不绝,溅起层层水雾弥漫在四周,使周围的植被包裹在一片浓浓湿意中,如同天青色等来的那场令人柔肠百结的烟雨。



这不是芦花瀑。我看了一眼,立马否定。我印象中的芦花瀑,是在一处隐秘的小山谷,三面有高耸入云天的石壁,只露一线天光来。前有一块油光放亮的大石,还有一小片沙地,是供有缘人立脚的。而瀑水,有芦花飞絮的轻盈,有杏花微雨的诗情,有拈花微笑的眉眼,有佛帚一样的禅心。


我们顺着陡峭的石板路继续追寻,一直下到峡谷的地底心。



近了近了,果然有一帘芦絮纷飞的瀑布,小家碧玉般躲在深谷盈盈处。我们急急下山,过坑,寻得幽径,沿溪踏石而上。跨过涧沟,便见两股清澈的瀑水分别从云天之上的两个石洞倒出,又被分成若干条细线悬挂于悬崖峭壁之上,还有一小部分跌落到石壁突出的岩石上,反弹上来也被分成若干条细线成抛物状安然下落,整个过程自然流畅、一气呵成。因是枯水季节,水势不大,水流声极小,一披银丝般的水帘便在静谧的山谷中秀尽温婉之态,不矫情不做作,不张扬不呐喊,默然欢喜的模样像极了沩山冲里待字闺中的女孩子。



透过丝丝雨线,可见黑褐色的石壁上青苔点点,还有大片野草贴着石壁在薄薄的雨雾中生长,周边低矮繁茂的植被在这个别有洞天里依然生机勃勃、绿意盎然,衬托出黒油油的石壁愈加高大古老、苍凉沉寂。瀑布的左边,挂满了悬空的藤条植物,长长的,也似瀑水般垂直,在幽涧的凉凉清风中荡着秋千,无比惬意。右边有一半人高的黑洞,似张开的巨嘴镶嵌在石壁的半腰上,黑乎乎深不见底。至于里面是藏龙还是卧虎,除了探险队的,我相信其他人也无人敢去打扰。



清溪中,静卧着许多彩色小石子,尽管瀑水掉落时会溅起一些小水花,也会旋出一个个小水窝,但石子们顽强又坚毅,仍在一漾一漾的水波里沉睡。水太清,是没有游鱼的。偶有一两片落叶随水流冲下来,急急忙忙,在石子身边打两个旋便漂走了。石子们孤独漫溢。



但水好,水会时刻与石子耳鬓厮磨。听说这芦花水有美容养颜之功效,这个我没试过。只知道经这山溪制作出来的沩山豆腐柔滑细腻,倒是经常品尝。一山一水,便是一禅一佛,用宽厚慈悲之心眷顾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。或许,芦花瀑的隽永温柔,也是离此不远的密印寺之大佛的慈悲之心照见的吧。想必,在千年之前,已有密印寺的众多佛家弟子在此参禅、顿悟,天、地、人合而为一。


是的,终日面对这一汪纯净清简的山泉,还有什么境界不能达到呢?山河安静,人心自静。出得溪来,我定定身子,深呼一口气,脚步似乎轻快了许多。